您当前位置:主页 > 事件书屋 >口服降血压药‧调节心脏血管为基础 >
口服降血压药‧调节心脏血管为基础
事件书屋

口服降血压药‧调节心脏血管为基础

粉丝数:745+
浏览量:4567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23 10:21:25
口服降血压药‧调节心脏血管为基础(雪州.沙登讯)高血压病患罹患心脏病或中风的风险是常人的3至4倍。根据美国医学会期刊(JAMA)所发布的2014年美国成人高血压管理指南(JNC8),150/90mmHg为59岁以上的普通人群之高血压治疗门槛(阈值),60岁以下则是140/90mmHg,颠覆了过去年纪愈老,阈值就愈紧的设定。药物治疗专科药剂师(BCPS)贺毓嫈解释,过去的高血压管理指南(JNC7)和新的指南(JNC8)有所不同。新指南建议将噻嗪类利尿剂(Thiazide diuretics)、血管收缩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血管收缩素受体阻断剂(ARB)及钙通道阻断剂(CCB)作为一线降压药物,不再推荐β阻断剂(β-blockers)用于原发性高血压患者的初始治疗。此外,JNC7对糖尿病、慢性肾病、冠心病及外周血管病患的血压控制较为严谨。她说,过去普通人群的高血压阈值是140/90mmHg,慢性病患则是130/80mmHg,但是在新指南中,伴有慢性肾病或糖尿病的高血压患者的阈值已被放宽至140/90mmHg。”新指南阈值被放宽她说,血压的调节主要取决于心脏输出量(cardiac output)和周边血管阻力(peripheral resistance),因此药物治疗就是以降低这两大元素为降压基础。“血液容量变多、心跳加速及心肌收缩力增强都会造成心脏输出量上升,其中血液容量取决于人体钠(sodium)含量。”她提到,高钠饮食和高血压有着密切的联繫,但是当中的机制尚未明朗,目前比较能被接纳的解释为高钠会增加水分滞留,以致循环血量和静脉回心血升高,继而增加心脏输出量及心跳。这也是为何吃太多盐会使血压高居不下。此外,高钠会增强交感神经的回应性和血管收缩,因此诱发血压的上升。“周边血管阻力取决于血管的口径与厚度的比值,依管腔大小及小动脉壁的厚度、神经、激素(如去甲肾上腺素、血管收缩素)等,而影响它收缩或扩张血管。譬如说,当交感神经兴奋时,它会释放去甲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使血管收缩和动脉壁增厚,以致全身周边血管阻力升高,这时心脏就得用力泵血,一併带动血压上升。此外,胆固醇囤积也会升高周边血管阻力。”肾具调节血压功能她披露,除了心脏及血管,肾脏也具有调节血压的功能。如果血压过高,肾脏将增加对钠和水分的排出,从而降低血液容量使血压恢复正常,反之肾脏将减少代谢钠和水分,从而增加血液容量使血压回升正常水平。因此她指出,降压药主要作用在心脏、血管及肾脏,通过三造对血压的调控,而使“高涨”的血压平伏下来。利尿剂减水钠潴留达降血压目的政府医院临床药剂师贺毓嫈提出,许多临床试验证实噻嗪类利尿剂、ACEI、ARB及CCB有助于预防高血压併发症,且效果良好、副作用低,所以被列为降压治疗的首选药物,这些药物能单独或联合使用。一般上,只有当病患失效于这些药物后,医生才会处方或搭配后线药物如β阻断剂、α1受体阻断剂(α1-blockers)、直接肾素抑制剂(direct renin inhibitors,DRI)、中枢α2促效剂(central α2 agonist)、周边肾上腺素拮抗剂或中枢单胺消耗剂及直接动脉血管扩张剂(direct arterial vasodilator)。她说,利尿剂主要作用在肾脏,通过促进尿液的排泄,减少体内水分和钠离子的潴留,从而达到降血压的目的。“利尿剂分为4大类,分别为噻嗪类、髓襻或亨氏环利类(Loops)、保钾类(Potassiumsparing)及醛固酮拮抗剂(Aldosterone antagonist),其中噻嗪类利尿剂获得最多大型研究的背书,主要用在原发性高血压治疗项目。”她提及,利尿剂价格不高,不论单用或联用,都有明确的疗效,所以是降压药的主力军之一。“不过,噻嗪类利尿剂存有一定的用药禁忌及副作用。此药不适用于对利尿剂过敏者及严重肾衰竭者,且禁用于对磺胺类(Sulfonamide)过敏的人士。至于伴有前期糖尿病或高胆固醇的病患,一定要在医疗监测下使用噻嗪类利尿剂。”出现低血钾症或须饮食补充贺毓嫈披露,大多数利尿剂能同时代谢钠及钾离子,有些病患会出现低血钾症,因此医生会建议他们从饮食中多加摄取含钾量丰富的食物如香蕉及橙。如果病患经由饮食仍无法获得足量的钾,那幺医生就会以保钾类利尿剂取代之。她补充,随着钠钾的流失,有些病患有可能因为电解质不衡,而出现脚抽筋、肌肉无力等症状,这时病患记得通知医生或药剂师,而非擅自停药。询及既然保钾类利尿剂能免去钾流失副作用,为何不就在治疗原发性高血压上,以此来取代噻嗪类利尿剂?她解释,比起噻嗪类利尿剂,保钾类利尿剂的大型研究不多,尤其缺乏对高血压远期预后及心功能的长期影响的数据,所以暂时还是以噻嗪类利尿剂为前线考量。病患潜在疾病影响利尿剂选择病因不明的高血压,医学界称为原发性高血压,佔总高血压95%以上;在不足5%病患中,血压升高是由于某些疾病所造成,这种本身有明确而独立的病因,是为继发性高血压。贺毓嫈提出,高血压病患的潜在疾病,影响了利尿剂的选择。“如果高血压病患伴有其他疾病如肾衰竭,就不适用噻嗪类利尿剂,反之就得介入亨氏环利类利尿剂;若有心脏衰竭,则亨氏环利类利尿剂及醛固酮拮抗剂最合适。”她分析,病患在服用利尿剂初期,尿液的排放会特别多,因此血浆容量会下降,直至用药一段时期后,身体逐渐适应而减少频尿,周边血管阻力则持续性降低。“利尿剂会引起不良的代谢效应,如高血糖、高胆固醇、高尿酸(痛风),所幸只属短暂性。此外,用药者容易出现姿势性低血压,即在转换姿势如起床或转身时,血压突然变低,所以病患在站起来或坐下时,动作要放缓。”她提醒,利尿剂会增加尿液的排放,所以不建议在傍晚6点后服用,以免病患得在夜间频跑厕所。/良医‧报道:雷淑贞‧2014.06.09

相关推荐